当前位置:首页 > 社会百态 > 正文

宁波东方论坛:毕业 2020:令人心碎的 offer | 深氪

03-21 社会百态


难的不止是毕业生,不止是2020。


文 |  石海威 采访 | 宋子乔、顾凌宇、黄绮思、岳佳彤、史圣园、璇纸

编辑 | 杨轩


住进隔离病房当天,苏齐就收到了来自律所的解约书。 如果不是疫情,夏天毕业后她本该顺利成为一名律师。为了获得这家国内顶级律所的工作,苏齐在此连续实习了9个月,每天“从早上9点不间断干到晚上8点”,最终与律所签订了三方就业协议。她原本以为这份offer绝不会出岔子。  但解约来得猝不及防。大年初三,因为咳嗽、发热等疑似症状,苏齐一个人住进了隔离病房,发热断断续续,吃药也不见好,她怕得要死。没想到律所的解约信那时已经发到她的Outlook邮箱:“今年新招工作继续,还要看业务和经济发展情况。若经济状况恶化,我们将停招新毕业生一年,以保护现有员工的工作。”  “这比吃什么药都让我好得快了”,苏齐告诉36氪,还在隔离的她不得不重新振作起来。隔离病房里没有电脑,她因此没法再找工作,不得不闲下来,但她自我安慰说,短期内法律服务需求也不会那么强了。  “作为一名2020年毕业生,秋招赶上互联网裁员大萧条,春招赶上新冠疫情,没有比我们更惨的一届了。”温慧说。 温慧今年将从四川大学毕业。秋季招聘时她投递了超过50家企业,4个offer中,除了一家上海企业,其他薪资都不太满意。等到春招她发现真正能投递的企业不过10几家,腾讯、网易、快手、vivo她都投了,但岗位肉眼可见减少了四分之三。 除了投递后收到系统自动回复的测评邮件,其余时间杳无音信。温慧告诉36氪,寝室四人中只有她和另外一个室友有互联网offer保底,其余两位室友靠考公务员上岸。 “只要去各大公司的招聘官网上看看就知道机会渺茫,HC少得可怜。”温慧说,经过秋招洗礼的她已深谙套路,很多公司对外公布的HC都有水分。她曾在杭州某头部互联网公司实习,以她的实习公司为例,尽管对外公布10个HC,其实只有两个名额。,

诚信在线唯一官网

诚信在线唯一官网(现:阳光在线官网)现已开放诚信在线手机版、诚信在线电脑客户端下载。诚信在线娱乐游戏公平、公开、公正,用实力赢取信誉。

诚信在线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s://www.nzg8.com/chengxinzaixian/shehuibaitai/20200321/1026.html